首页

“双料明星”黄宗英

日期:2019-10-23 11:19:25 阅读量:1327 作责:匿名

 

黄宗英年轻时有一个绰号叫“搞笑脸”

1984年在北京召开的中国作家协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我遇到了宗英姐姐。那天,我正在京西宾馆为上海作家代表办理登记手续。我看见一个穿着棕色皮夹克、穿着马靴、留着长长卷发的高个子女人向我走来。直到著名的黄宗英走近我,我才认出她来。后来,据悉,姐姐宗颖刚刚从央视电视剧创作中心《小房子》拍摄地来到北京参加会议。这是她第二次去西藏。

经过多年的电影制作,他把自己的职业生涯变成了“双星”

我和宗英姐姐的交往是在她嫁给冯戴逸之后。她患有严重的头痛,止痛药含有吗啡,这是一种内部控制药物。宗英在北京没有医疗保险,她不能开一种叫做“再普乐”的特效药,每当她生病时,她都会向我求助。收到“求救”信后,我去华东医院转移“援军”,并尽快把他们送到北京。她就是这样给我写了20多封信的,信中她还告诉了我她生病的原因和后果。

1959年初,黄宗英在电影《聂耳》制作团队中扮演舞蹈家冯峰。一天,电影局局长突然宣布,她将从电影演员剧团调到电影文学创作学院专业写剧本。黄宗英听到这话,吓了一跳,他的头立刻疼得像裂开了一样。由于过度焦虑,他放弃了迄今为止一直存在的疾病的根源。

事实上,电影局调走黄宗英的决定并不是一个拍脑袋的决定。它也是事先接触过的。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不久,黄宗英和电影明星积极参加昆仑公司组织的向解放军表示慰问的演出。演出中的谢幕词、弦乐词、团体朗诵词和谢幕词都是黄宗英写的,所以她被剧团称为“一支笔”。1952年,她还出版了一本关于松散笔记和印象的书,这在当时的电影明星中非常罕见。第二年,黄宗颖被上海电影局选中参加中央电影局主办的电影剧本创作研讨会,期间她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剧本《平凡的事业》。

调到创作部不到三年,中国就开始对表演艺术成绩突出的电影演员实行明星制。与此同时,中国还推出了在全国各大影院悬挂电影明星个人照片的措施。黄宗英,已经跟随了很多年,错过了它,因为他改变了他的职业。几年前,我问错过成为电影明星的机会是否有什么遗憾。姐姐宗英摇摇头,平静地回答,“一切都一样。现在不是很好吗?”我对她说,“现在你不仅有很多粉丝,还有很多读者喜欢你的文章,成为一个跨界的”双星。”她听后开心地笑了。

《黄宗英全集》由四卷组成:《拯救世界》、《微笑的光带着旗帜》、《我公开变老》和《纯真的爱》

宗英姐姐自从脑梗塞后病情恶化了。她的医疗关系在上海。北京的医疗和住院已经成为最大的问题,所以她必须先回上海治疗。她在给我的信中说:“郑伟,最好安排我21号住在华东医院的郑林安主任那里,可以加一张床……”2004年7月23日,我和我的同事叶莉芳、冯培玲去新车站接车。这一次,姐姐宗英再也不能走路了,只能坐轮椅。在去医院的路上,陪同母亲去上海的小儿子赵金得知我们在作家协会工作。他津津有味地翻了翻童年的《老黄历》。从作家协会厄洛斯花园的心灵雕像和喷泉到巴金、吴强、王希言等老作家,甚至老诗人文杰也可以用鼻子和眼睛诉说他与女作家戴厚英的爱情。原来,这个小儿子是赵丹和黄宗英最喜欢的,而且经常被这对夫妇带在身边。这时,宗英的姐姐看着这个长得像赵丹的小儿子,开心地笑了。

黄和黄之间感人的爱情

我曾经听说在黄宗英和冯戴逸的婚宴上,老朋友问新郎新娘他们是如何相爱的。“你们谁先开始窃窃私语的?”"我听说你写了100多封情书?"“不,是200多……”“说实话!争取宽大处理!”我的朋友们正在黄宗英和冯戴逸周围挖掘。黄宗英突然急中生智,说道:“我告诉你,明年我们将决定给你看一个胖娃娃!”“什么?一个胖娃娃?”“是的。”黄宗英笑着说:“我们的胖娃娃是我和我的二哥的散文集,《退休之书》,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几年后,姐姐宗英在她送给我的“胖娃娃”的扉页上写道:“谢谢你的知心朋友阿威,我已经藏了这本书很多年了,我深受感动。黄宗英,2004年9月17日。”因为她没有自己的姓名徽章和邮票垫,她用口红和指纹代替了它。

如果说《退休的书林》是黄宗英和冯戴逸所生的“胖娃娃”,那么由他们之间的300多封情书组成的《纯真的爱——冯戴逸黄宗英情书》就是另一个先结出果实后开花的“小胖子”。这是一段浪漫的爱情,黄和黄之间感人的爱情。这位68岁和80岁的鱼和雁在八个月内交换了超过40万字的情书。宗英姐姐让老夫子和冯戴逸焕发了青春,而热情睿智的冯戴逸也成了她的心灵港湾。因此,不管谁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这件事,宗英姐都不在乎。

《隐居山林》和《真爱至上》见证了冯戴逸和黄宗英之间感人的爱情

2001年3月19日,大姐在给我的信中写道:

Awei:

......在别人的帮助下,毛泽东执政四个月后,冯黄之的199封情书(不包括黄之峰的情书——本文作者的笔记)被输入电脑并打印出来。那是去年12月初。我对自己的健康感到非常难过。我觉得我应该快点做,以免摔倒。虽然情书是为谢诗诗准备出版的,但其他人很难有时间干预...

她把一百年后出版一本书的计划牢记在心,甚至从来没有出版过印刷本。有一次,忘记交朋友的姐姐宗英和李辉无意中谈到了这件事。为黄宗英、冯戴逸和赵丹写书的李辉觉得把这两个地方的情书合并成一个书信集是有意义的。为了鼓励她。宗英的姐姐屈服于李辉的劝说,同意了。后来,在李辉的介绍下,作家出版社很快与她签订了出版合同,该书的负责编辑是李辉·虹影夫人,她带头印刷了3万册。

2005年8月,《冯戴逸和黄宗英的情书》出版。然而,就在出版前几个月,宗英姐姐心爱的冯戈尔去世了。她悲伤地给冯·戴逸写了一封“情书”,作为“纯洁爱情”的序言。在文章的结尾,标题是“献给天空中的二哥”,文章说:“亲爱的,我们将在印刷机、装订机和包装机中,在爱我们的读者和亲人面前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你开心吗?吻你。更加爱你的小妹妹。”

宗英姐寄给我的签名书中,只有这封“情书”没有签名,我毫不犹豫地这样做了。到目前为止,我已经保存了一大叠宗英姐姐寄给我的“情书”,总共有100人,而且还不时地加进去。在给我的信中,她说:“在给你寄了书的清单后,仍有10到20多人没有寄出。请帮我邮寄,说北京买不到。她打电话来要书。”在她要我送的“纯洁的爱”的长长的名单中,有季羡林、袁庚、徐凤翔、侯娟、亦舒、董秀玉、周明...

她认为寄书是生活中的一种乐趣。

宗英姐姐给我的书上有最多的题字:"谢谢我的知心朋友",有时会让我大吃一惊。例如,在给我的电影漫画《家》中,题词是:“朋友鲁正伟,你是我“家庭”的一员。龙年的秋天在华东医院。”晚年,姐姐宗英把送书视为生活中的一种乐趣。她有一次在北京回到上海前夕给我写了一封信:“我用毛笔写了156份我的“老年冥想”,签名盖章(我累了)。我太累了,无法停止跑步,就像我刚刚完成5000米火炬跑一样。我去了民航和内科急诊。”我心想,这是天生的性格,让她改变很难。

几年前,当新书到达时,姐姐宗英让我寄出数百本关于这个话题的签名书。其中有“艺术家的家庭”、“拼凑”、“七人收藏”和“纯粹的爱”。用她的话来说,“钱来自书本,然后流向书本。”出版社给她的报酬不足以让她寄书。我记得《七宗罪》出版后,作家协会给了宗英的姐姐100本,她像发许可证一样尽快送了过来,自己掏钱买了很多。即使陌生人要书,她也会给他们。有一次,姐姐宗英给我寄了一封别人给她的信。信的背面写道:“把这封读者的信寄给你,当《艺术家的家庭》一书到达时,请把《纯真的爱》寄给延长小学的老师。”

本文作者2002年拜访黄宗英时为她拍摄的照片。

姐姐宗英完成了一本自传,她被要求在南通赵丹纪念馆病房的小桌子上写。即将退休的主任医生郑安琳看到手稿时,想把它作为纪念品收藏起来,但出于好意,他没有开口。宗英大姐看到了他的想法,慷慨地把5万到6万字的手稿送给了郑博士。当我表示遗憾时,她只是淡淡地说:“他喜欢,我会给他的。”

我有一个喜欢寻找各种旧书的朋友。他在上海一家书店偶然发现了黄页的黄宗英早期作品《爱情故事》,花了0.15元买了下来。他让我请宗英姐姐在书上签名。这一天,我只是在她开口之前把旧书放在小桌子上。她伸出手,把书拿在手里。她看起来好像看到了她久违的“血肉”,并把它抱在怀里,害怕再次失去它。然后她告诉我,这是她的第一本书,家庭中最初的藏书在几次骚乱后丢失了。

这本薄薄的书让宗英姐想起了她的记忆。1950年10月,黄宗英应邀出席在苏联举行的第二次世界和平会议。陪同她的只有巴金、马寅初、金中华、袁雪芬和刘良模,当时她才25岁。会议期间,他们参观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大屠杀犹太居民遗址、工厂和波兰古城。回到中国后,黄宗英相继写了一些故事和印象,并于1952年出版了这本小书。宗英姐在书中为这个“体贴的人”写了一封“感谢信”:“浦建明同志:谢谢你让我半个世纪前见到自己,第一次见到你的知心朋友。非常幸运。黄宗英在上海华东医院,2006年11月24日,美国感恩节。”

2002年,提交人在黄宗英的七夕住所为她拍照。

在我和宗英姐姐的交往中,我发现她对身体以外的事情漠不关心,她对慈善事业有着强烈的爱。每当她听到有人遇到困难,她都会伸出援助之手。她曾经把银行工资交给卡托保管。每当我告诉她加薪的事,她都会说,“工资又涨了。人民会有自己的意见。”我正忙着向她解释:“不仅是为你们局的退休干部,也为普佳。每个人都有一份。”她直到听到才回答。

2008年5月30日,姐姐宗英写信给我说:“请在6月份拿我的工资时,从我的银行账户里拿走1万元,代表我捐汶川地震。汇款费用将从我的工资中扣除……”虽然她已经在医院住了很多年,但信息并没有被封锁。有一次,她不知道同济大学的高贺然是从哪个渠道感染晚期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她的生命危在旦夕。她立即要求作家协会的晋松以“黄大姐”的名义通过银行转账捐赠1万元。

现在,20多年过去了,当我在今年四月拜访这个已经九岁五岁的老人时,她不仅读书看报,而且每天都做软笔记和日记。

我认为宗英姐姐天真无邪的天性是她在表演艺术和文学创作中最宝贵的源泉。我祝愿她成为艺术的常青树,为读者创作更多著名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