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生代消费的学与玩︱研学旅行,城市子女假期“标配”?

日期:2019-11-04 12:11:46 阅读量:2565 作责:匿名

 

就在中国学年开始后的一周多,老张匆忙宣传“2020年澳大利亚寒假学习小组”。因为老张定居澳大利亚,对这个地方比较熟悉,所以作为当地微型学习项目的合作伙伴,他经常向国内朋友推广“出国留学”的概念。

夏令营是欧美国家最常见的“研究”形式。根据视觉中国

所谓“研究性学习”就是研究性学习。研究性旅游是一种结合研究性学习和旅游体验的素质教育活动。欧美国家最常见的形式是冬令营/夏令营。野营教育是研究旅行的主要形式,已有150多年的历史。

据未来工业研究所称

在过去的两年里,国内研究旅游在一系列政策的推动下发展迅速。2016年12月,教育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国家旅游局等11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究旅行的意见》,指出研究旅行应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2018年3月,《教育部2018年工作要点》明确指出,应促进中小学生学习和旅行。

据未来工业研究所称

根据前瞻性工业研究所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中国的研究人员数量迅速增加。国内研究人员人数从140万增加到2017年的340万,而海外研究人员人数从35万增加到2014年的85万。研究市场每年都变得越来越热。

"未来的研究旅行将成为中国教育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地质科学旅游协会副秘书长王李龙曾谈到美国父母对研究和学习的态度。“他们认为自然是最好的学校,因为它是教育的最终场所,也是人类学习生存技能的场所。几乎每个美国人在童年和青春期都经历过露营生活。”

这一想法也在国内教育市场掀起一股热潮。

与夏令营不同,国外的研究理念在中国已经流行起来。

作为年轻人户外教育的实践者,詹月华六年前第一次从父母那里听说了这种新的“学习”方式。

当时,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毕业班的家庭委员会找到了她,希望为孩子们组织一次“特别的毕业旅行”。詹月华记得那个班的家长有一种“开拓精神”,“他们重视海外的户外教育,如童子军,这是持续的和正常的,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在家里体验它。”

六年前,国内教育市场上还没有“游学”的概念。詹岳薇的孩子们设计了一个“内蒙古草原100公里徒步”野外营地,点缀着植被和星空。"结果,孩子们和父母的反应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经过这次经历,詹月华瞄准了“青少年户外教育”的方向,但当时这种旅游市场仍有空白。截至2014年8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推进旅游业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首次明确规定“游学”应纳入中小学生的日常教育。2015年后,詹月华明显觉得这个市场越来越受欢迎。

新史学会总编辑唐建光对此也印象深刻。仅仅三年前,这个市场甚至没有一个明确的名称。有人要求参观考察和参观考察。“参观考察”还没有完全进入公众的视野。

转接航班将在2016年12月19日。那天,唐建光向朋友圈转发了一条信息,“另一个行业诞生了。”他指的是教育部和其他11个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中小学生研究旅行的意见》。

在此期间,唐建光试图做一个研究项目,从世界各地招募30名大学生参加位于苏州东山的纪录片研究营。在此期间,专业纪录片从业者将指导学生。通知发出后,立即收到了300份申请表。

“很久以前,学校也有夏令营等活动。然而,与今天的研究旅行不同,现在它更多的是拓宽视野,提高识字率,增强技能,比以前更开阔视野。”唐建光认为有更多的种类和不同的深度。

他还对过去两年研究市场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的数据感到担忧。除了政策宣传之外,学校还组织中小学生每学期进行一到两次参观学习,这已成为学生的一项必要活动。

市场反应也如预期。根据2018年的数据,自2015年以来,研究旅游收入翻了一番。国内研究旅游从40亿元增加到101亿元,海外研究旅游从120亿元增加到273亿元。

00以后,学生是主要的旅游力量,价格也在上涨。

詹月华在这一领域工作了很长时间,00后感受到了父母的“差异”: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不同的经历,通过学习技能,他们会培养自己的性格,锻炼自己的毅力和品质。

唐建光举了一个例子。他看到一个痴迷于飞行的孩子,父母会带他去世界各地的航展。“孩子们喜欢它,他们的家庭也有意愿和条件。不同的环境给他们的孩子带来不同的兴趣或技能。”

父母的意识正在逐渐觉醒。来自几个平台的统计数据显示,00以后,学生团体和他们的父母在过去的两年里已经成为暑假和寒假的主力军。根据驴妈妈的统计,今年国内寒假学习旅游的人均费用约为4500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20%。

随着教育部逐渐将游学纳入教学计划,家长在子女教育中的“军备竞赛”日益增加,这也使城市儿童在冬夏假期的游学成为“标准”。

唐建光表示,目前研究市场分为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国家分为革命主题、自然、科学研究、灵感主题等。出国留学主要是为了提高一个人的视力,而其他人则提前准备出国留学。

现在研究旅行的价格也在上涨,“一次成千上万,甚至成千上万。”唐建光说,许多家庭会根据自己的经济状况或孩子的目标选择不同的研究旅行。

孩子们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参观学习后,冯女士也去旅行社了解了情况。面对市场上各种各样的学习旅游,冯女士有自己的判断:她的孩子刚刚进入初中,暂时不需要外国学习;平时,孩子们对解释感兴趣,愿意听与历史和自然有关的内容。总的来说,她认为主要博物馆组织的研究活动更合适。

“博物馆参观自己并不像有人说的那样。带你的孩子去玩,其实孩子感觉不到,尤其是古迹什么的,他会觉得不有趣。然而,该研究所将安排一名导游来解释这一点。孩子能更好地感受到文化背景和故事,他会记住的。”

冯女士身边的父母也热衷于为他们的孩子选择合适的学习之旅。大多数时候,冯小刚听到别人推荐一个学习项目,她想报名的时候已经卖完了。"尤其是在博物馆,接待能力有限,场所数量特别难以把握。"

父母通常支持研究。统计数据显示,近70%的家长认为研究可以提高孩子的自我修养,60%以上的家长更愿意消费研究产品。特别是年收入超过20万元的家庭希望他们的孩子有最高的学习意愿。即使收入较低的家庭也愿意主观地为孩子的学习投资教育。

学习旅行常规已经受到父母的批评,但需要标准化。

在选择研究产品的过程中,冯女士经历了“失望”:有一次,孩子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山西考察旅行。其中一个环节是参观醋厂。最后,孩子带回家三桶醋,说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买了。

她从周围的人那里听到了很多关于这一惯例的事情。一些出国考察将组织学生“给爸爸妈妈带礼物”。"我觉得游学是为了给孩子们买一个金牌导游."冯女士感到遗憾的是,许多研究旅行都是例行公事和商业性质的。

另一位家长郭马国也说,孩子们从小学起每年要去学习和旅行几次,但学习效果一般,学习自然文化知识就像走过场。她也考虑出国留学,但计划让她在孩子长大后做出自己的选择。

詹月华知道许多父母抱怨研究旅行。在市场高速发展的同时,一些研究型旅游产品开始“走样”——在“研究”的旗帜下,他们正在制作非常低成本的旅游产品,但也增加了一些体验项目。「大规模的接待及支援服务由旅行社提供,但他们并不从事教育工作,而且很多旅行社都在旅游。这种廉价产品也会挤压项目的生存空间。”

"旅行是形式,研究是本质."唐建光认为,目前的研究虽然热门,但很多都是肤浅的扩展、经验和旅行,缺乏清晰的学术核心、技能课程和成果输出。

什么样的研究旅行应该对孩子真正有益?唐建光认为,不是那种去历史遗迹、参观著名学校、发展和增加经验的学习之旅,而是能够帮助年轻人开阔视野、提高学术知识、拓展技能、磨练心智、创造成就的探索性学习。

“一个人必须明确自己的立场和计划,”王李龙强调了这两点。他认为,未来的研究和学习之旅能否领先,取决于行业本身能否自立自强。它应该真正承担起促进中国青少年健康成长和中国教育改革的历史责任。

在接受采访时,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旅行研究所的特别研究员韩信(Han Xin)也表示,2019年,教育部门应该对如何正确定位、引导和发展中国的研究旅行,纠正目前研究旅行的混乱局面,进一步规范研究旅行的管理有一些指导和要求。“研究旅行使社会成为儿童实践的大教室,而不是儿童金钱的大市场。”

红星新闻记者王天·赵倩

编辑蒋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