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深度|阿富汗大选在即,为何18年过去了安全还是“奢侈品”?

日期:2019-11-13 07:41:36 阅读量:753 作责:匿名

 

本周六,旷日持久的阿富汗总统选举将迎来投票日。这是2001年美国发动反恐战争并推翻塔利班政权后,阿富汗的第四次总统选举。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阿富汗的每次选举都伴随着无休止的暴力袭击和计票纠纷。人们不禁担心选举是否会顺利开始和结束。人们有更多的理由质疑阿富汗的安全局势何时会改变。驻扎了19年的外国军队什么时候可以撤离?政治和解进程何时会有突破?3700万阿富汗人何时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

为什么安全局势恶化了

十五年前,在美国的“谨慎指导”下,阿富汗在推翻塔利班政权后举行了第一次总统选举,并通过全民投票选举了卡尔扎伊政府。随后,阿富汗在2009年和2014年又举行了两次总统选举。与以前的选举相比,这次选举有什么新特点,它能再现过去70%投票率的盛况吗?

也许答案已经从上个月以来阿富汗的暴力事件和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中得到。据英国《独立报》报道,这个不稳定的国家正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安全威胁可能贯穿整个选举过程。

半岛电视台称,最近几天各种形式的暴力达到了顶峰,甚至总统候选人加尼也遭到了袭击。与此同时,美国和阿富汗军队加强了空中和地面打击。八月份平均每天有74人死亡。过去一周,超过150人在袭击中丧生。此前,由于安全原因,总统选举日期被推迟。外界非常困惑,为什么随着选举的临近,阿富汗的安全局势越来越糟糕?

中国中东学会高级顾问、上海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高级研究员潘光指出,塔利班一贯的态度是反对选举。毫不奇怪,在选举前发出攻击威胁和增加攻击是惯例。更特别的是,本月早些时候,美国突然中止了与塔利班为期一年的和平谈判,塔利班不得不使用暴力来表达他们的强硬路线。

“归根结底,阿富汗的安全局势取决于美国和塔利班能否达成和平协议,以及塔利班和阿富汗其他政治力量能否达成各方都能接受的妥协。”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南亚研究所副所长王士达指出,由于美国和塔利班都不能谈论此事,阿富汗内部对话是不可能的。客观地说,这绝对是个坏消息。此外,和谈破裂后,塔利班在喀布尔和其他地区发动了一系列耸人听闻的武装袭击。伊斯兰国最近在阿富汗又“声称”了几次袭击。毫无疑问,阿富汗的安全局势正在恶化。

一些批评家说,当选举日到来时,投票或拯救生命成为每个选民必须面对的选择。一些阿富汗观察家还认为,当选民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时,这种“民主”意味着什么?

加尼总统有望再次当选?

在如此艰难的选举环境下,我担心宣布参选的18名候选人都不能放松。

现任总统加尼目前正在竞选第二个任期。他这次的竞选口号是“国家建设者”。半岛电视台称加尼来自阿富汗最大的民族普什图。加尼出生于1949年,参加了两次大选,拥有强大的美国背景:他获得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学位,然后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任教,并在联合国和世界银行任职。根据阿富汗的选举制度,如果他获得一半以上的选票,他将直接获胜。如果他未能达到“门槛”,两位得票领先的候选人将于11月23日进入第二轮投票。

除了加尼,其他几名候选人也吸引了很多注意力。例如,阿富汗政府首脑阿卜杜拉·阿卜杜拉,被认为是加尼最强有力的挑战者,生于1960年,参加了两次大选。这次选举的口号是稳定和一体化。另一个例子是阿富汗前驻英国大使艾哈迈德·瓦利·马苏德(Ahmad Wali Massoud),他是反苏联和反塔利班指挥官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的弟弟。另一个例子是gulbuddin hekmatyar,他是一名有争议的前指挥官,在1990年代被指控犯有战争罪,并已被政府赦免。

《卫报》认为只有两个人有真正的获胜机会:加尼和阿卜杜拉。在团结的表象下,双方的激烈斗争已经持续了5年,背后有着强大的“基础板块”。许多分析家担心这次选举会重复2014年的错误:加尼和阿卜杜拉一起进入第二轮,但他们在计票结果上陷入僵局。最后,在美国的调解下,双方达成和解,同意设立“政府首脑”的职位,由阿卜杜拉担任政府间部长会议主席。加尼担任总统并领导内阁。

王士达指出,从最近两次阿富汗选举来看,没有人能够每次都赢得第一轮。在第二轮投票中,被击败的一方将拒绝承认失败,并指责对方作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说加尼和阿卜杜拉有明显的优势,但据估计很难获得一半以上的选票。如果我们进入第二轮,不能保证五年前的情况不会重演。两者都有可能赢得选举。很难说选举是明确的。

“两者都有各自的优势和一些共同点,”潘光指出,加尼是普什图的象征,阿卜杜拉可以说是塔吉克人的代表,塔吉克人是第二大民族。双方都与美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并且在政治上“多才多艺”。事实上,根据目前的工作安排,加尼是总统,阿卜杜拉相当于总理,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平衡状态。两人也有可能继续保持目前的职位。

根据阿富汗独立选举委员会的数据,约有950万18岁以上的阿富汗人在这次投票中登记投票。当局计划在投票日使用指纹和面部识别等复杂的生物识别系统来减少选举舞弊。公众舆论普遍认为,这次投票不会重复上次大选的800万张选票,可能更接近去年议会选举的360万张选票。《卫报》指出,即使是360万人也是乐观的,一些选民厌倦了加尼和阿卜杜拉。他们认为,在过去的五年里,这两个人未能遏制暴力,防止经济下滑,解决全国的腐败问题。

我们能回应公众的关注吗?

舆论普遍认为,无论谁赢得选举,都将面临艰巨的任务:撤出外国军队、停火谈判、达成某种形式的联合政府,以及捍卫阿富汗在过去20年中在民主和其他领域取得的成就。

法国“回声”网站称,在特朗普政府“零外交”(暂停与塔利班的和谈,停止向现政府提供1.6亿美元援助)的情况下,阿富汗未来面临两大风险:一是防止现阿富汗演变成新越南。尽管喀布尔不会像1975年西贡那样迅速沦陷,阿富汗现政权也比南越政权强大,但与罗马军团不同,美国军队没有无限期驻扎的使命,就像今天的阿富汗和昨天的越南一样。第二,面对塔利班,如何保持阿富汗近年来取得的进步,特别是在妇女的社会地位方面。今天,数百万女孩上学成为医生、教师、士兵和政治家……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称,无论如何,阿富汗人再次看到了一些民主国家干预和撤军的随意性——19世纪的英国、20世纪的苏联和21世纪的美国,留下了死亡和毁灭。阿富汗政府能收拾残局吗?

王士达认为,对阿富汗人民来说,安全仍然是压倒一切的关切。与此同时,阿富汗是一个年轻人比例很高的国家。年轻一代自然希望国家经济能够发展并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如果大量的人无所事事,这将成为社会不稳定的一个巨大因素。潘光指出,“安全与发展是不可分割、相辅相成的关系”,例如,如果有良好的合作项目将塔利班包括在内,塔利班可能会停止进攻,参与经济建设。

此外,“美国也是阿富汗未来局势的一个主要变量,”王士达指出,从特朗普就职前后的声明判断,他不想在阿富汗投入太多的能源、军队和人力。尽管他声称与塔利班的会谈“已经结束”,但按照他的惯例,这也可能是一种“极端压力”的手段。从长远来看,美国对阿富汗政策的目标仍然是尽快“退出”。因此,会谈是否真的“突然结束”还有待观察

为什么期待中国

俄罗斯《独立报》网站称,中国正在成为阿富汗问题上的关键角色之一。北京最近展示了非典型的外交活动和与阿富汗境内各种力量谈判的意愿。

今年7月,中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在伊斯兰堡会晤。同月,中国还主办了“中国、俄罗斯、美国和巴基斯坦”四方会议,呼吁启动阿富汗内部谈判。中国还建立了“中国、美国、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四方协调小组平台,帮助各方建立信任。

几天前,一个九人塔利班代表团来到中国进行交流。多哈办事处主任巴拉达率领代表团,与中国官员就阿富汗局势和促进阿富汗和平与和解进程交换了意见。美国媒体对此给予了密切关注。事实上,早在6月20日,巴拉达就率领一个代表团前往中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强调,中国一贯支持“阿族主导、阿族自主”的和平和解进程,希望美国和阿塔保持谈判势头,支持阿族内部对话和谈判,早日实现民族和解与和平稳定。

“中国是阿富汗的重要利益攸关方。作为近邻,中国希望阿富汗实现和平与稳定,不希望外部势力的地缘政治游戏将阿富汗沦为大国的游戏场。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中国越来越多地进入政治和解的进程。今后,中国将继续在政治和经济领域发挥积极作用。

俄罗斯当代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奥马尔·尼萨尔认为,美国人似乎意识到没有中国是不可能的。美国和巴基斯坦的立场并不完全一致,而中国和巴基斯坦的立场非常接近。

潘光解释说,一方面,巴基斯坦可以在阿富汗问题上发挥更关键的作用,对巴基斯坦来说,中国自然比美国更有影响力。另一方面,美国人多次提到他们需要中国的帮助。中美两国还在禁毒、反恐和跨国犯罪等许多领域开展了合作,并讨论了联合培训与合作的可能性。目前,中国通过投资、劳务输出和人道主义援助为阿富汗经济提供了巨大帮助。未来,中国可能能够在更多领域与阿富汗合作,并通过上海合作组织等平台向阿富汗提供更多帮助。

阿富汗前副外长贾里德·鲁丁认为,中国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他认为美国的军事存在不能解决长期问题,他们迟早会离开。“中国是我们不可分割的邻居。”

(编辑信箱:ylq@jfdaily.com)

总编辑:杨立群文字编辑:安正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朱琳

快3娱乐 湖南快乐十分 快3网上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