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毛泽东论斗争

日期:2019-12-02 07:41:33 阅读量:4074 作责:匿名

 

朱妍和学习时报

毛泽东的一生是光荣的,也是不懈奋斗的一生。年轻的毛泽东有奋斗的精神。毛泽东接受马克思主义“斗争理论”后,不仅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观点分析和解决问题,而且在领导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革命建设实践中,逐步探索和形成了独特的斗争策略。而且对“斗争”进行了一系列重要讨论,形成了毛泽东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斗争思想。

毛泽东喜欢看中国古代传奇小说,如《三国演义》、《水浒传》和《西游记》。这些阅读最初培养了毛泽东的斗争意识。目前,毛泽东关于斗争的论述应该是他在湖南学习期间日记中的名言。和别人打架很有趣。“虽然这里的斗争有斗争的意思,但它更像是“指向国家,鼓励话语”和“中游入水”。

只有在毛泽东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走上革命道路之后,他才真正开始了斗争,并对斗争进行了讨论。大革命期间,毛泽东首先讨论了“革命斗争”。毛泽东在分析中国社会各个阶层时,直言不讳地指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过去,中国在所有革命斗争中收效甚微,根本原因是它无法团结真正的朋友来攻击真正的敌人。”如何战斗?面对当时党内右翼的错误观点,毛泽东提出了斗争的方式和方法:“革命不是晚宴,不是散文,不是绘画和刺绣,不是那么优雅,那么从容,那么温柔,那么谦恭和节俭。革命是一场暴乱,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虽然没有“斗争”这个词,但事实上“革命”是斗争的同义词。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战争期间,“斗争”一词作为文学的标题出现了。在1927年召开的“八·七”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今后要高度重视军事”。应当指出,政治权力来自枪支”。这是对中国革命具有重大意义的断言。虽然这里没有“斗争”一词,但它的精神实质已经包含了“武装斗争”的明确方向。以中央专员的身份领导秋收起义是武装斗争的实践。毛泽东带领秋收起义受挫的队伍到井冈山后,于1928年11月25日向中共中央写了一份题为《井冈山斗争》的报告。文章的内容都围绕着“斗争”,充分体现了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斗争)的本质。

土地革命战争期间,随着形势的变化,毛泽东对斗争的论述越来越广泛和有针对性。在1929年12月底召开的古田会议上,毛泽东主张在第四红军中反对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他说:“红军党反对政变,但还不够。”另一个例子是党和红军中的教条主义,毛泽东在那里提倡“反对本本主义”。这里的“反对”实际上是“斗争”,即反对本本主义不注重调查研究的恶劣作风,提出“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取决于中国同志对中国国情的理解”。长征前夕,他还批评了中央苏区一些地方苏维埃政权的官僚主义,并提出反对官僚主义,这体现在1934年1月27日写的《关心群众生活,注重工作方法》一文中。

延安时期是毛泽东思想的成熟期,也是毛泽东斗争论述最丰富的时期。面对抗日战争的爆发,毛泽东提出全党同志要注意斗争策略。他指出:“无产阶级必须依靠他的党——共产党——的正确而坚决的斗争策略来取得胜利。”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是无产阶级政党进行斗争的基本原则,我们要胜利,就必须搞好统一战线,就必须有更多的人,就必须孤立敌人。"统一战线是一个基本问题."毛泽东论述了武装斗争的历史地位,并在1939年10月4日写的《共产党第一次人民问题》中指出:“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和建党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大法宝和三大法宝。”

毛泽东还讨论了党的自身建设与斗争。例如,在《反对自由主义》中,毛泽东指出,“我们提倡积极的意识形态斗争”来克服党内的自由主义,“每一个共产党员和革命家都应该拿起这种武器”。要通过斗争来消除党内的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实现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1942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提出“无产阶级和非无产阶级要开展思想斗争”,要求大家“积极参加这场斗争”,针对一些人“从组织上入党,但思想上没有完全入党”的问题。

毛泽东也非常重视斗争艺术。毛泽东论述了抗日统一战线中团结和斗争的辩证关系。在团结和斗争中,毛泽东指出:“团结中有斗争,世界上一切都是一样的。如果有人认为只有团结没有斗争,那他就没有学习马克思主义。统一和斗争是统一战线的两个基本原则。这是两个半斤和八两吗?还是斗争比团结更重要?答案是否定的!”1940年3月,他在《当前抗日统一战线战略》中提出,“在抗日统一战线时期,斗争是团结的手段,团结是斗争的目的。通过斗争寻求团结意味着团结和生存;通过让步寻求团结意味着团结和死亡”。对于国民党顽固派,毛泽东提出了灵活的斗争原则。他指出,在反对顽固派的斗争中,必须注意以下几个原则:第一个自卫原则,第二个胜利原则,第三个停战原则,这些原则是“合理的、有利的、谨慎的”。这样,“进步的力量可以发展,中间的力量可以赢得,顽固的力量可以孤立”和“形势有可能好转”

要赢得革命的最后胜利,必须有勇敢的斗争精神。毛泽东在《失去幻想,为斗争做准备》中指出,“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到胜利——这是人民的逻辑”。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从执政党的立场和角度对这场斗争提出了许多新的见解。1951年11月20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转发东北局关于“三个抗日”政策的报告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在这次全国范围的增产节约运动中,我们将坚决反对腐败、浪费和官僚主义。”这里的“斗争”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对于贯彻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具有重要作用。毛泽东决心通过反“三害”斗争来惩治和克服党内腐败。毛泽东像指挥抗美援朝战争、镇压反革命运动一样,亲自部署和指挥“三害”斗争。他要求从中央政府到各省市,从各大军区到各级军区,“立即抓住“三害”斗争,缩短研究文件的时间(四五天就够了),召开干部会议,限期(例如十天)发动斗争,并发出报告。”毛泽东不仅密切关注经济、政治和军事领域的形势,也密切关注文艺界的形势。毛泽东从斗争的角度解释了《红楼梦》引起的争议。他认为对它的研究不是一个纯粹的学术问题。它涉及用马克思主义或资产阶级的观点指导社会科学研究,这是全党应该注意的问题。1957年3月17日晚,毛泽东在天津党员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说:现在阶级斗争工作基本结束了。毛泽东还说:“我们全党将前来进行建设”,“领导全社会与自然作斗争,改变中国面貌”这意味着斗争的对象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是一个非常显著的变化,表明中国共产党将贯彻八大路线,完成执政党的使命。不幸的是,由于对整风形势的错误判断,后来反右斗争扩大了,八大对当前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正确判断也发生了变化,阶级斗争成为主要矛盾。后来毛泽东讨论了反对苏联霸权主义、反对官僚主义和党内腐败的斗争等。总之,“斗争”一词应该属于毛泽东的概念,这个概念讨论得比较频繁。这不仅象征着毛泽东的历史特征,也体现了毛泽东的奋斗精神。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9月23日的《学习时报》第二版上

安徽快3 湖北11选5 广东11选5下注 香港六合app 三分快三官网